合作伙伴
您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科技会展 >

金砖国家峰会

发布时间: 2017-09-07 点击数:

金砖国家峰会是由巴西、俄罗斯、印度、南非和中国五个国家召开的会议。传统“金砖四国”引用了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的英文首字母。由于该词与英语单词的砖类似,因此被称为“金砖四国”。南非加入后,其英文单词已变为“BRICS”,并改称为“金砖国家”。‘
2017年9月3-5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在中国福建厦门举办。

历届会议

编辑

第一届

时间:2009年6月
地点:俄罗斯叶卡捷琳堡
参与国家: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
主要成果:这次会晤正式启动了金砖国家之间的合作机制。会晤中,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四国领导人就国际金融机构改革、粮食安全、能源安全、气候变化以及“金砖四国”未来对话与合作前景等重大问题交换了看法,并在会后发表了《“金砖四国”领导人俄罗斯叶卡捷琳堡会晤联合声明》。在联合声明中,四国呼吁建立一个更加多元化的货币体系,提高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在国际金融机构中的发言权和代表性,并承诺推动国际金融机构改革,使其体现世界经济形势的变化。[1] 

第二届

时间:2010年4月
地点:巴西巴西利亚
参与国家: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
主要成果:四国领导人重点就世界经济金融形势、国际金融机构改革、气候变化、“金砖四国”对话与合作等问题交换看法,并发表《联合声明》。在联合声明中,四国商定推动“金砖四国”合作与协调的具体措施,“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初步形成。在第一届与第二届金砖峰会上,金砖国家的数量为四个。为巴西(Brazil)、俄罗斯(Russia)、印度(India)和 中国(China)。“金砖”(BRIC)一词就是来源于这些国家的首字母的组合。[1] 
2010年12月,中国作为“金砖国家”合作机制轮值主席国,与俄罗斯、印度、巴西一致商定,吸收南非作为正式成员加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金砖四国”即将变成“金砖五国”,并更名为“金砖国家”(BRICS)。[1] 

第三届

时间:2011年4月
地点:中国三亚
参与国家: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南非
主要成果:此次会议的亮点是新成员南非首次参加会晤,金砖四国开始变为金砖五国。会议通过《三亚宣言》,对金砖国家的未来合作进行了详细的规划,决定深化在金融、智库、工商界、科技、能源等领域的交流合作,重申国际经济金融机构治理结构应该反映世界经济格局的变化,增加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发言权和代表性。[1] 

第四届

 
时间:2012年3月
地点:印度新德里
参与国家: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南非
主要成果:会议发表了《新德里宣言》。会议探讨了成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可能性,希望该银行能与世界银行并驾齐驱。金砖国家明确提出全球治理改革的诉求,呼吁建立更具代表性的国际金融架构,提高发展中国家的发言权和代表性,提出在2012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年会前如期落实2010年治理和份额改革方案的要求。会议签署了两项旨在扩大金砖国家本币结算和贷款业务规模的协议,使得金砖国家间的贸易和投资便利化。[1] 

第五届

时间:2013年3月
地点:南非德班
参与国家: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南非
主要成果:会后发表了《德班宣言》和行动计划。这次会晤加强了金砖国家的合作伙伴关系,传递了金砖国家团结、合作、共赢的积极信息。会议决定设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外汇储备库,宣布成立金砖国家工商理事会和智库理事会,在财金、经贸、科技、卫生、农业、人文等近20个领域形成新的合作行动计划。会议推动构建金砖国家与非洲国家的伙伴关系。会晤以金砖国家同非洲的伙伴关系为主题,首次举行了金砖国家与非洲领导人对话会,传递了金砖国家愿与非洲国家在基础设施领域加强合作、促进非洲互联互通、释放非洲发展潜力的积极信号。[1] 
在峰会开幕当天举行金砖国家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期间,中国财政部和中国人民银行分别与巴西财政部和巴西中央银行签署了财经合作谅解备忘录和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在当天举行的金砖国家第三次经贸部长会议上,金砖国家的经贸部长共同发表了联合公报和《金砖国家贸易投资合作框架》文件。[2] 

第六届

时间:2014年7月
地点:巴西福塔莱萨
参与国家: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南非
主要成果: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期间,五国领导人决定,成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总部设在中国上海。建立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五国领导人还共同见证了多项合作协议的签署。会议发表《福塔莱萨宣言》。[1] 

第七届

时间:2015年7月
地点:俄罗斯乌法
参与国家: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南非
主要成果:会晤期间,五位领导人举行了小范围会议、大范围会议,出席金砖国家同欧亚经济联盟、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观察员国和受邀国领导人对话会,共同会见了金砖国家工商理事会成员。五位领导人围绕“金砖国家伙伴关系—全球发展的强有力因素”主题,就全球政治经济领域重大问题以及金砖国家合作深入交换了意见。会晤发表了《乌法宣言》及其行动计划,通过了《金砖国家经济伙伴战略》。[3] 

第八届

时间:2016年10月
地点:印度果阿
参与国家: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南非
主要成果:五国领导人围绕“打造有效、包容、共同的解决方案”主题,就金砖国家合作及其他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交换看法,达成广泛共识。
会议通过了《果阿宣言》,金砖五国还签署了农业研究、海关合作等方面的谅解备忘录和文件。在果阿会晤上,金砖五国决定加强务实合作。五国同意进一步推动保险和再保险市场合作、税收体系改革、海关部门互动等,并探讨设立一个金砖国家评级机构的可能性。此外,五国就在农业、信息技术、灾害管理、环境保护、妇女儿童权利保护、旅游、教育、科技、文化等领域加强合作也进行了沟通协调。金砖五国一致认为,当今世界正在经历深刻变革,并向着以联合国发挥中心作用、尊重国际法为基础,更加公平、民主、多极化的国际秩序转变。金砖国家有必要秉持团结、相互理解和信任的精神,加强全球事务的协调和务实合作。五国强调共同应对国际问题,以及通过政治和外交途径和平解决争端的重要性,并重申对《联合国宪章》原则的承诺。[4] 

第九届

时间:2017年9月3-5日
地点:中国厦门
参与国家: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南非
2016年10月1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印度果阿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八次会晤时表示,福建厦门将于2017年9月举办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5] 

召开意义

编辑
金砖国家会议的召开,使“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的逐渐形成,作为全球新兴经济体代表的“金砖四国”国际影响力也日益增强。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0年10月发布的《国际经济展望》,按照市场汇率估算,“金砖四国”的GDP总量将从2008年占世界份额的15%上升到2015年的22%,届时四国经济总量将超过美国,同时四国的GDP增量也将占世界增量的三分之一。
伴随着南非的加入,“金砖四国”即将成为历史,一个更具有广泛代表性的“金砖五国”将登上国际舞台。随着“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的日趋成熟,今后或许会有更多的新兴经济体加入进来,“分量”大增的“金砖国家”将在国际政治经济事务中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
金砖国家不仅因为经济规模和经济活力为全球瞩目,更是作为上一轮全球化的得益者和后发国家中的优等生在全球治理议程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金砖国家回报全球化是题中应有之义,也符合希望继续推动全球化进程的人们对它们的角色期许。
首先应对全球化进程目前所遭遇的问题,需要经济集团间更多的合作而非争吵,而各方围绕全球化规则和全球治理议程的博弈,也是为了更好地形成合力,以一种更加公平多赢的方式推进全球化进程。其次,金砖国家彼此间也还有各种问题需要协调和解决,认为大家走到一起是为了“团结起来一致对外”绝对是一种误读。从某种意义上讲,夯实金砖国家间的合作基础,协调彼此间的利益冲突,在现阶段可能要比改写全球化规则和议程占据金砖国家集团更多的关注和精力。
金砖国家之间的合作模式需要与时俱进和升级。此前金砖国家间合作模式带有上一轮全球化的强烈印记,合作链条的展开具有相当程度的单线色彩,主要体现为以中国作为能源和原材料主要进口国然后将制成品销往发达经济体的方式。[6]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这种单向循环模式不再行之有效。欧美发达经济体市场需求下降,令中国的产能过剩矛盾更突出,而以中国市场为代表的对能源资源产品需求的下降,导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这种情形下,中国和其他金砖国家都迎来了经济结构的深度调整期,而如何更好地取长补短,着眼于彼此之间价值链的优化,真正实现抱团取暖,也成为摆在金砖国家面前的现实挑战。
近年来的实践表明,这不是一个轻而易举的任务。全球价值链一经形成便很难重组,牵一发就会搅动整个利益格局,除了和传统发达经济体之间的博弈外,金砖国家彼此间也出现了新的竞争甚至冲突。除了一些传统的地缘战略利益冲突外,金砖国家间在经济层面上的竞争也带来了新的张力,比如大家都想往价值链的上端走,都想在全球需求相对低迷的情形下开拓非传统市场等等。
在这样的情势下,一些金砖国家内部也出现了这样那样的经济民族主义情绪,其领导人也不时公然提出“我们自己生产我们所需”、“我们要捍卫我们自己的工作”等口号,而关于国际产能和基础设施合作的倡议则有时被解读为输出过剩产能和推行新殖民主义的借口。
因此,金砖国家之间想取得共赢,真正发挥合力改写全球化进程中不合理不公正的议程和规则,首先必须协调好彼此间的利益冲突。从这个层面上讲,金砖国家间的合作便具有双重意义:既要避免陷入崛起中的大国与守成大国之间的冲突,即所谓修昔底德陷阱,也要避免新兴国家自身之间的冲突,而只有完成这个双重任务,全球化的势头才能避免走衰,更为公正合理可持续的全球化范式和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才有可能达成。
此外,金砖国家在应对共同的社会政治和经济发展挑战上有很多合作空间。金砖国家各自内部面临的由现代化进程引发的问题有很多带有共性色彩,比如如何更好地分配经济发展的红利,如何在保持城市化的节奏和可持续性与保障社会的流动性之间维系平衡,如何在兼顾普遍发展规律的基础上探求更适合本国人民的文化心理传统和社会发展现状的权力、利益分享机制和矛盾解决平台等等。
如果金砖国家能够在和而不同求同存异的基础上集思广益共同探索出一个不同于以往的能够惠及更多人的现代化路径,对冲发达经济体内部因发展红利分享不均衡引发的民粹主义浪潮,则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 最新新闻

在线客服 QQ
联系我们
更多资讯 关注官方微博
关注微信公众号二维码